[童自荣:毕派艺术从何而来]

0 Comments

童自荣:毕派艺术从何而来
我特期望我以下的文字,能引起“杯友们”的评论。
我是个“中西结合”的主,既迷洋的电影、音乐,也迷十分本乡的沪剧、评弹。惋惜,这些范畴的我们,像王盘声、袁滨忠、蒋月泉、严雪亭等,至今无人能够代替。袁滨忠的音色更是人说100年至多出一个。说起这些,我和我太太都不堪慨叹。而赋有江南特征的越剧,为之入神的是我的太太。可贵的是,她还留下一张像模像样的戏照,再幻想她小丫头的时分,跟屁虫一般在她外婆后边进剧场观摩的一幕幕,惹得我暗自发笑。本认为她会钟情于我亦有所知道的尹桂芳、徐玉兰一类我们,没想到最近她坦言,自己最赏识的越剧艺人是毕春芳,真让我吓了一跳。
“迷毕派怎么了,有什么不能够?”她是有理由的,听她侃侃而谈一番之后,我便被压服。她认为,毕派艺术唱、演俱佳,毕春芳在台上的扮演,潇洒自如,扮相也极帅气,挑不出什么缺点。唱腔的特征又极明显。代表作如《王山君抢亲》《血手印》《梁祝》《赤色医师》等等,让她赢得了巨大名誉,具有很多的戏迷,气势应当不亚于越剧我们尹桂芳。
“凡毕春芳的戏我根本都看过。”说起毕派她便精力兴奋、两眼发光,那份热心也深深感染了我。往深里说,这是一份对中华文明、文明的酷爱,真是值得为之点赞的。
我曾在一个饭馆就餐时偶遇毕春芳,当然我是远远地隔桌相望。这位大艺术家给我感觉是毫无明星架子,坐在那儿的她便是一个随随和和被人约请进餐的一般市民。这样的心态并非明星都简单做到的吧。
毕教师逝世前不久举行的庆祝她九十岁生日的活动,在组织上和她的家人、戏迷们的热心推进下,为她几十年的艺术生计打上了一个满意的句号。她在感言中,重复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我是有缺点的,欢迎我们批判协助。”我信任她的真挚和由衷。她的不断进步、获得新的成功,恐怕少不了这个。我不由得想着重,毕春芳教师在艺术上的一大奉献是有自己的创造性,在承继传统的基础上,创立了共同的差异于其他门户的毕派艺术。说说简单,做到,极不简单,要深深向她问候!看今朝,比她年青或年青得多的越剧艺人,恐怕都会意识到自己所面对的带普遍性的问题,那么,多和毕教师比一比,找一找距离,向首创功能得到戏迷认可的方向加倍努力,探明自己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。期望你们不要让我们戏迷绝望!(童自荣)